福建省柘荣县

创新调解机制 依法化解纠纷 柘荣县借助民间力量建立草根“和事佬”工作室


柘荣县位于福建省东北部,全县面积538.22平方千米,是全省人口最少,全区区域面积最小的一个县,全县辖7乡2镇,共112个行政村4个社区。柘荣具有独特优良的自然生态、厚重多元的特色文化、质朴和谐的柘荣精神、不断完善的公共服务、个性鲜明的特色产业、日益突出的后发优势,在已经获得“国家级生态示范区”、“省级园林县城”生态名片的基础上,2013年获得全省第一个“中国长寿之乡”、全市第一张“省级生态县”。

柘荣县致力于创新化解矛盾纠纷机制,充分借助民间力量,村村建立草根“和事佬”工作室,构建“大调解”工作体系,综合应用法律政策、道德伦理、民间习俗方法有效化解矛盾纠纷,促进社会和谐稳定。

疑难矛盾纠纷中心分流和事佬介入调处.jpg

疑难矛盾纠纷中心分流和事佬介入调处

在“十二五”时期,柘荣县从县域综合实力显著提升、特色产业加快发展、基础设施大幅改善、城乡面貌焕然一新、社会事业协调进步、品牌创建成效显著等六个方面,顺利完成了“十二五”规划确定的主要目标和任务。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城镇化建设进程不断推进,伴随征地拆迁引发各类矛盾纠纷和急待解决的许多历史遗留难题,在总结双城镇民间调解中心和楮坪乡草根“和事佬”工作室借助民间力量有效化解矛盾纠纷的经验做法,于2014年7月,向全县推广,在乡镇建立草根“和事佬”超市,在村(社区)建立草根“和事佬”工作室130个、东源孝德调解室1个、富溪巾帼调解室1个,拥有515人“和事佬”队伍,实现村村有草根“和事佬”工作室,社区每个网格建有草根“和事佬”工作室,拓展基层解决矛盾纠纷新路子,在化解民间纠纷方面取得良好效果。今年1-10月,全县乡镇排查化解矛盾纠纷785起中就有381起是通过草根“和事佬”化解,占48.54%,为顺利完成金砖会晤和党的十九大安保任务打下坚实的基础,在此期间没有一人到厦门和北京上访,得到了省市领导的好评。草根“和事佬”工作的民事民办、民事民管的有效基层自治管理做法在《长安》杂志、福建日报等多家媒体报道,并被省委办公厅以《八闽快讯》专报件(第760期2017年9月7日)呈报省委领导审阅。

东源草根和事佬超市1.jpg

东源草根和事佬超市
东源草根和事佬超市2.jpg
东源草根和事佬超市

一、挖潜民力,建设好草根“和事佬”队伍。以社区网格和建制村为单位,在全县范围内调查收集所有的领导干部、经济能人、小区业主委员会、常住退休干部、退班村干、德高望重的家族长辈及农村六大员情况,摸清乡贤关系网、能人利益网,建立“和事佬”人才资源信息数据库。在村、社区网格设立草根“和事佬”工作室,采用群众“找”、上门“请”、干部“推”等方式,从“和事佬”人才资源信息数据库中选聘常住乡村,身体健康,为人公道正派的人士组成“和事佬”工作队。村(社区)草根“和事佬”汇集在乡镇建立草根“和事佬”超市挂牌服务。工作室实行分类管理、三级响应,即一般性矛盾纠纷为三级,由草根“和事佬”工作室受理负责调处;较为复杂的矛盾纠纷为二级,上报乡综治信访维稳中心受理解决,根据需要协调在外工作的乡贤帮助解决;重大矛盾纠纷和处置群体性事件为一级,由乡(镇)党委政府主要领导负责协调本乡籍相关领导干部、经济能人及德高望重的家族长辈等各方力量协同调处解决。

柘荣富溪镇草根和事佬工作室.jpg

柘荣富溪镇草根和事佬工作室
我县召开草根“和事佬”工作现场推进会.bmp
我县召开草根“和事佬”工作现场推进会
柘荣县湖头村草根和事佬工作室工作掠影.jpg
柘荣县湖头村草根和事佬工作室工作掠影

二、建立机制,激发好草根“和事佬”热情。一是组织协调机制。各乡镇均成立由党委书记任组长的草根“和事佬”工作领导小组,乡镇综治信访维稳中心、派出所、司法所和调委会加强业务指导和力量支持;村(社区)成立协调小组,挂村(社区)乡镇领导任小组长,确定草根“和事佬”三项职责:法律政策宣传、上报社情民意、化解矛盾纠纷。建立草根“和事佬”工作制度,从串门走访、信息报告、联席会议、定期回访、教育培训、评先奖优等方面予以明确,确保工作有序开展。二是联动处置机制。乡镇综治信访维稳中心每周向草根“和事佬”工作室了解排查受理矛盾纠纷和调处情况,有疑难复杂矛盾纠纷和问题由中心分流,由领导小组协调办理;与群防群治工作联动,治安群防群治队员加强夜间巡查,一旦发现矛盾纠纷与不稳定因素等问题,按属地管理原则先联系辖区“和事佬”协调处理。同时积极参与创建“平安边界走廊”工作,定期参与各乡镇边界联防交流,共同调处边界山地纠纷等问题。三是挂钩帮扶机制。建立了县法院、司法局法律工作者挂钩联系“和事佬”提供法律政策帮扶,加强法律法规指导、帮助个案分析和定性。草根“和事佬”虽有很强民间纠纷的处理经验和能力,但法律法规知识和政策水平相对于专业机构的较为薄弱,法律工作者为之在化解特殊矛盾纠纷把握方向和法律援助。四是工作奖励机制。各乡镇将草根“和事佬”工作经费纳入财政预算,实行“一案一补贴”:简易矛盾纠纷调处,每件补贴20元,较为复杂矛盾纠纷调解成功并形成协议,每件补贴50元;年终由乡镇评选一批表现优秀的“和事佬”,进一步激发和调动“和事佬”工作热情和积极性。

运用森林公安、司法等力量与和事佬共同调处矛盾纠纷.jpg

运用森林公安、司法等力量与和事佬共同调处矛盾纠纷

三、分类施策,发挥好草根“和事佬”作用。一是巧用能人智慧。在调解矛盾纠纷时,草根“和事佬”善于发挥群众的信任度和老熟人、老朋友、老前辈的情感优势,善用民间的手段、看时机敢于说“硬话、狠话、软话”,用群众的语言,注重将“情、理、法”相结合,因案施策,综合施策化解矛盾纠纷。如,城南社区袁某两兄弟宅基地纠纷,经多次政策说服教育、法律解释无果。由熟知人情世故,善于沟通的“能人”袁成润(城南社区草根“和事佬”)组织10多名长辈亲邻,共同回忆纠纷地情况,指证质证及进行政策说明、法律解读,讲道理,讲道德,讲习俗,最终长达十八年的宅基地纠纷达成补偿协议。二是善用“强人”威信。随着农民专业合作社的建立和发展,乡村边际间矛盾纠纷增多且复杂,而群众很难跳出村界及宗族看问题,一旦发生纠纷难以处理,甚至酿成冲突,则需用“强人”促和。如,楮坪乡开发佳鲤湖项目时,楮坪乡湖头村与北岭村因山地确权问题产生纠纷,两村群众聚集现场争吵剧烈矛盾一触即发,“谁带头,出问题谁负责!”被赶来的湖头村“和事佬”江茂松(老村干)这一声镇住,稳住势态,当即协调双方各推选代表6人,协调职能部门进行实地踏勘、丈量、指界,共同划定界线,经过十几天协商签订《山地纠纷调处协议书》,圆满调处多年来两村遗留的相邻山地山界纠纷;乍洋乡少数民族宝监宅村民开垦山地种植茶叶与双城镇城北社区袁姓大家族产生山地纠纷,乍洋司法所长找城北“和事佬”袁阿杏(属袁姓家族有威望人士)说明原委并要求帮助调解避免事态升级,袁阿杏先到现场察看,认为纠纷山地面积不大,作为支持少数民族兄弟发展生产也是应该的,于是当双方又闹纠纷时,袁阿杏赶到山上,当着袁家的面当场拍板明确山界,纠纷山地归属宝监宅村民用于发展生产,不需调解和签订协议就平息了一起跨乡镇的山界纠纷。三是妙用“亲人”亲情。农村群众把亲情看得重,最重情意。为此,打好“感情牌”,可以有效化解矛盾纠纷。如,溪坪街中街巷孔某炎在自家建玻璃雨棚,以280元/平方米由魏某承建,由于操作不当钢管坠落砸死魏某帮工,受害方咨询律师并坚持按工伤标准要求高额赔偿,又坚决不走诉讼渠道,在房主家烧香,巷口烧纸钱达十几天制造影响,司法所协调9次无果,于是孔某炎请亲戚溪坪社区“和事佬”谢圣耀帮助,谢圣耀认为属于承揽但房主也应负一定责任,组织律师及双方当事人进行公开评议定性为承揽,房主虽然是亲戚,家庭经济也困难,但对方却永远失去一人,经多次情理交集,在赔偿标准24万元基础上增加达到30万元,谢圣耀并为之担保,终于在事件发生后的第二十八天调解成功。

草根和事佬与乡综治信访维稳中心联动调解山林边界纠纷.jpg

草根和事佬与乡综治信访维稳中心联动调解山林边界纠纷
草根和事佬调解邻里纠纷2.jpg
草根和事佬调解邻里纠纷
柘荣湄洋村草根和事佬朱乃银调解邻里土地纠纷.jpg
柘荣湄洋村草根和事佬朱乃银调解邻里土地纠纷

柘荣县以政府引导,建立草根“和事佬”工作室,聚集社会民间力量化解矛盾纠纷,创新民事民办、民事民管的群众自我管理、自我服务的基层治理方式,较行政、司法、人民调解具有简捷、灵活、便利和实效的特点,深受群众欢迎。

 

 

会务组 010-85725359/87748538
传真 010-87747102
法治周末 010-84772590
邮箱 shehuipeace@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