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省十堰市茅箭区

奏响矛盾纠纷化解协奏曲


2013年1月24日,在十堰市委的统一领导下,在十堰市政法委、十堰市中院的具体指导下,十堰市茅箭区委政法委在茅箭区法院率先成立诉前调解中心,共聘请6名专职调解人员和30名专家调解员,对案件进行诉前调解。截至2017年8月,全区共受理案件12650件,调解成功9488件,调解成功率75%。诉前调解不收费,无风险,省钱、省心、省力、省事,且不影响案件的诉讼时效,达成的调解协议与判决具有同等法律效力,创建了具有十堰特色的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既化解了社会矛盾,又缓解了法院案多人少的压力,得到了社会各界和人民群众的认可。2013年6月17日和2017年1月5日《法制日报》、《十堰电视台》分别以“人民调解进法院缓解案多人少”和“春风化雨促和谐”,对十堰市茅箭区法院的诉前调解工作予以报道。近年来各级领导多次到法院视察,对十堰市茅箭区法院诉前调解工作给予充分肯定,认为“诉前调解是一种省钱、省时、省心又和谐的矛盾化解机制,既是政法机关参与社会治安综合治理的创新举措,更是一项便民措施,值得推广。”2017年3月8日午间,中央电视台法制频道《热线》栏目对十堰市茅箭区人民法院化解案多人少矛盾,方便群众诉讼,推行诉前调解的做法作了专题系列报道,予以褒奖和推介。

茅箭区法院外景.jpg

茅箭区法院外景

一、“四位一体”的顶层设计

按照党中央关于完善现代社会治理体系、提升社会治理能力的部署要求,市政法委以市委、市政府制定的《十堰市完善矛盾纠纷多元化解机制实施办法》为顶层设计,主动担当、积极探索开展诉前调解工作,在茅箭区人民法院开展试点工作并成功向全市推开,开启了该市创新社会治理的新路径。

一是明确定位。诉前调解,就是法院收到当事人诉状或口头起诉之后,在正式立案之前,诉讼程序尚未开始,经当事人申请或同意,将纠纷交由诉前调解委员会进行调解,如果调解不成,再转入立案程序处理的一种工作方式。诉前调解机制,是将司法调解与非诉调解相结合的一种类司法性调解机制,即对可能进入诉讼程序的民商事纠纷或其他纠纷在诉讼程序开始前,经过法院指导和法律专业人士的引导、疏导,促使当事人平等协商达成调解协议、及时化解纠纷的一种非诉讼纠纷解决机制。

二是明确指导思想和目标任务。即依靠党委领导,政府支持协调各方,充分发挥人民法院职能作用,延伸服务、关口前移,调动社会各方面的力量,“四位一体”联合化解矛盾纠纷。

三是明确基本原则和要求。自愿性原则,是否调解及调解组织的选择必须征得当事人同意,不得强迫调解;合力化解原则,依靠党委领导,争取政府支持,鼓励社会各界参与,有效整合社会资源,共同化解矛盾纠纷;便民原则,充分发挥诉前调解灵活高效的优势,多渠道、多方式使矛盾纠纷在立案前得以化解。快捷、高效原则,杜绝久调不结;司法支持原则,人民法院充分发挥对诉前调解的司法保障作用,对诉前调解达成的协议及时依法进行效力确认;依法审查原则,人民法院对诉前调解协议的确认,严格依法进行,确保诉前调解的质量,防止违法调解,维护国家利益、社会公共利益和第三人的合法利益。

四是坚持规范运行,促进诉调对接。规范诉前调解的范围和案件类型,将社会矛盾突出、易发多发的赡养、抚养、相邻关系、损害赔偿等14类纠纷纳入诉前调解范围;把适用特别程序、督促程序和需要前置程序的案件排除在外;把容易侵害国家、集体、第三人权益的案件,如特定标的物和不动产产权变更的案件排除在外;规范工作纪律,比如,要求调解中心人员不得代理案件,防止滥用职权,以权谋私、违法虚假调解等现象的发生。

事实证明,在立案审查阶段即开展诉前调解,双方当事人的对立情绪还不够强,有利于促成和解,从而可以减轻当事人的诉讼负担,缩短办案时间,节约司法资源,凸显了诉前调解的快捷性、经济性和有效性。

诉前调解侯调室.jpg

诉前调解侯调室
调解室工作流程及工作纪律.jpg
调解室工作流程及工作纪律
调解员正在调解案子.jpg
调解员正在调解案子

二、“1+4+N”的工作体系

十堰市茅箭区人民法院按照顶层设计积极推行诉前调解,在实践工作中逐步探索出“1+4+N”的工作体系,为诉前调解工作全面铺开、健康发展奠定了坚实基础。

“1”是指建立高效规范的法院对接平台。2013年3月在十堰市茅箭区区委、区政府支持下,十堰市茅箭区人民法院成立民事案件速裁庭和诉前调解中心,负责指导开展诉前调解工作,并通过繁简分流审理小额速裁民事案件、部分简易程序案件和司法确认案件。对接平台严格按照时间节点,迅速形成由十堰市茅箭区委政法委主导,十堰市茅箭区法院具体实施的工作格局,确保了短时间内工作机制、办公经费、办公场所、人员、装备的迅速到位。2017年2月17日,十堰市茅箭区人民法院又修订了《关于民商事案件诉前调解的暂行规定》,通过规定诉前调解的标的限制、处理流程、具体方式和终结情形,有效建立健全诉讼调解与非诉讼调解的衔接,经济、迅捷地解决民商事纠纷。

十堰市茅箭区人民法院民事案件速裁庭、诉前调解中心对聘请的专职调解员和专职书记员进行岗前培训,并为调解员举行聘书发放仪式,将调解员和30名各行业专家调解员的基本情况公示上墙。印制诉前调解指南和当事人自愿接受调解确认书,并在立案大厅单设一个诉前调解窗口,三楼单设一个候调室,安排专人接待当事人。

十堰市茅箭区人民法院民事案件速裁庭、诉前调解中心积极宣传引导,热情接待服务,让更多群众愿意接受诉前调解。一是多角度、全方位加大宣传力度,全面推介诉前调解。二是热情服务,擦亮窗口。为了凸显诉前调解的重要性,把诉前调解设在一号窗口,安排了业务能力、表达能力强的诉前调解劝导员专门对当事人进行诉前调解劝导、服务。在调解过程中,调解员耐心细致的宣讲法律,对双方的权利义务客观分析,让当事人心服口服,主动让步,在和谐的气氛中达成调解协议。三是编发《诉前调解简报》,针对典型案例、典型人物、典型方法进行总结,发挥典型案例推介作用,让社会各界看得见、摸得着。

“4”是指借助法院设立的平台整合衔接人民调解、行业调解、行政调解和司法调解,逐步形成社会矛盾由易到难、自下而上的筛形调解网络,分级化解社会矛盾,分级管控社会风险,合力促进社会和谐发展。

“N”是指调动人民调解员、公安民警、专职律师、离退休老干部、老党员、特殊领域专门人才以及在职、离职法官等多方社会资源参与诉前调解,实现人民内部的矛盾由人民的力量化解,社会的风险由社会力量予以管控,最大化放大诉前调解的社会效应。

“1+4+N”的工作体系是一个经济、快捷、高效且社会对抗性较小的工作体系,诉前调解工作开展以来,以较小的经济和人力成本解决了社会矛盾化解成本高、对抗性强的痼疾,一定程度上完善了该市社会治理体系、提升了社会治理能力。

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王祥喜在十堰市茅箭区在远程调解室观看调解过程 (2).jpg

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王祥喜在十堰市茅箭区在远程调解室观看调解过程 

湖北省高院李静院长到诉前调解视察工作.jpg
湖北省高院李静院长到诉前调解视察工作

   三、“一调四省”的社会效果

诉前调解工作在十堰是一项全新的工作,经过四年多的实践,初步形成了科学的工作规范和操作流程,摸索出一些工作方法,涌现出一批典型案例,社会效果显著,得到群众认可。

一是省钱,零收费。当事人有纠纷来到法院,由劝导员耐心介绍诉前调解的做法和好处,让当事人自愿接受诉前调解。当事人同意后,到诉前调解窗口进行登记、分案,这一切都是免费的。

二是省力,零门槛。当事人同意或申请诉前调解的,由专业调解员现场联系,当场调解,一次性办结,避免多头找人,四处奔波。调解成功达成协议后,案件当场履行完毕的就彻底结案。虽达成协议,但标的较大,案件一时无法履行的,及时由法院进行司法确认,确认后,如果没有履行,权利方可申请进入法院的强制执行程序,给当事人吃“定心丸”。

三是省心,零风险。诉前调解中心由各行业的权威专家直接指导帮助调解,具有公益性质,当事人无诉讼风险。如,2013年4月27日,陈某来到十堰市茅箭区人民法院,准备请律师起诉拖欠其工程款的王某。他没想到法院诉前调解中心只用了不到两个小时,就解决他两年都没有解决的问题,诉前调解促使双方达成还款协议,并马上提交速裁庭进行司法确认,形成了可以申请强制执行的司法确认裁定书。“诉前调解处理纠纷的效率太高了,比打官司要好。”拿到裁定书的陈某喜悦之情溢于言表。像这样的案件,如果走诉讼程序,正常情况下,至少需要3个月才能出结果,再加上律师费等花销,当事人付出的代价很大,诉前调解一分钱不花就立即解决问题。

四是省事,零信访。通过诉前调解处理的纠纷已占法院同期受理的民商案件的9%。不仅无信访现象发生,反而化解了部分信访案件。

四、“现代立体”的社会覆盖

诉前调解工作开展以来,调解的纠纷中,既有辛苦的劳动者索薪案件,又有八旬老人的赡养离婚案件;既有花季少女遭遇车祸成为植物人的案件,又有因刑事案件引起的遗体保管案件;既有多达三百余户的群体信访案件,又有小区饲养宠物伤人案件,案件的类型五花八门,涉及人民群众生活的方方面面。社会覆盖面很广,具体做法如下:

一是“视联网”给诉前调解安上“翅膀”。借助现代通讯和科技手段,区综治中心、诉前调解中心与各基层组织实现了视频对接互通,让专业化的诉前调解服务覆盖了整个辖区,矛盾纠纷不出门、不出村、不出街道,就地解决,既方便了人民群众,又把矛盾纠纷控制在基层、化解在基层。

二是心理咨询工作让诉前调解长出“内核”。当今社会处在转型期,各种社会矛盾凸显,有很多矛盾实际上是当事人心理状态的外在表现,为了由里到外深层次化解矛盾,减少上访、缠访以及恶性事件的发生。茅箭区人民法院在市区两级政法委的指导下设立心理疏导室,旨在帮助参加诉前调解的当事人打开心结,及时克服心理压力和情绪障碍,消除抵触情绪和思想顾虑,了解科学有效的心理调适技能。通过心理疏导师的介入,让当事人树立积极宽容的心态,引导他们面对矛盾时换位思考,寻求妥善解决纠纷的正确方法,“疏”出当事人心灵的正能量,为双方和解打下基础。近年来,共对婚姻家事类当事人进行心理疏导687次,对参加诉前调解当事人进行心理疏导362次,对刑事犯罪嫌疑人、罪犯进行心理矫正、心理干预208次,取得了“三降一升”的效果,即涉法涉诉信访率降低,服刑人员刑事案件、治安案件再发率降低,涉法重大突发事件发生率降低,婚姻家庭类案件调解和好率上升。

心理健康团辅室、心理健康书籍及远程调解室.jpg

心理健康团辅室、心理健康书籍及远程调解室
心理专家对当事人进行心理咨询服务.jpg
心理专家对当事人进行心理咨询服务

三是“法律诊所”让诉前调解全面覆盖。在工作推进中,不仅重视“点”的示范引领,更重视向“面”上推广。建立社区“法律诊所”和“专业法律诊所”,分级诊疗,创立社区、街道、单位和行业联调机制,把矛盾化解在萌芽状态。在调解过程中深入到矛盾的发生地,注重动员基层组织、社区、社会团体、邻里、家族等调解群体的力量,对涉及邻里、婚姻、赡养、继承等案件进行实地调解,发挥上述调解群体更了解基层情况,更理解当事人心理需求,说话空间更大,更能贴近群众心理的优势,缩短双方诉求差距,达到化解矛盾的目的。

四是网格员工作助推诉前调解主动出击。平安、法治建设,是一场深刻的社会变革,也是一场深刻的法律和体制变革。加强诉前调解工作是法院参与和促进平安、法治建设的重要方式。依靠辖区内的网格管理排查矛盾并予以主动化解,将法院的被动司法转变为能动司法,为创建和谐社会、法治社会贡献法院的力量。

会务组 010-85725359/87748538
传真 010-87747102
法治周末 010-84772590
邮箱 shehuipeace@163.com